雷军敲钟,“金山帮”的创业浮沉

2018-7-12 00:09| 发布者: 重庆夜生活| 来自: 重庆桑拿| 查看: 24| 评论: 0

摘要:   7月9日,9时,香港,港交所。  雷军来了,人群一阵骚动。他走向台前,站在那口“钟”面前,有一些激动的说道:  “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小米每一寸血管里都流淌着创新的血液。但真正的创新从来不是轻轻松松得 ...

  7月9日,9时,香港,港交所。

  雷军来了,人群一阵骚动。他走向台前,站在那口“钟”面前,有一些激动的说道:

  “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小米每一寸血管里都流淌着创新的血液。但真正的创新从来不是轻轻松松得来的。没有不需要巨大付出的创新,也没有不经历无数挫折的创新,更没有不承受误解甚至非议的创新。越理解这一天,就有越多的感恩。”

  朋友们发自内心的给他鼓掌。刘芹来了,蔡文胜来了,傅盛来了,王峰来了……很多朋友都来了,这里面有一大部分人是雷军在金山软件的老同事,他们出来创业后,就自称为“旧金山”人。

  11年前,金山软件上市,他们很多人曾见证了雷军第一次在香港敲钟,从2007年12月20日,雷军辞去金山CEO的职位至今,这些“旧金山”人自己也已经数次站在港叫所、A股、纳斯达克等交易大厅里看着昔日的同事“敲钟”。

  不完全统计,“旧金山”人里,成功IPO的就有王峰的蓝港、冯鑫的暴风、陈睿的B站,而傅盛也执掌了更名猎豹之前的金山网络。

  “雷总,从用友出来不少创业公司,有个‘用友系’,如果金山也出来很多人创建公司,来个‘金山系’,你也成中关村教父了。”2003年,同在金山的尚进对雷军说道。当时压力在身的雷军并不愿接这话茬,他说:“我不想这个,金山要自己做大。”

  如今,这个玩笑早已经变成了现实,“金山帮”成为中国互联网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各奔前程

  作为小米的早期投资人之一,IDG一家就投资了蓝港互动平安好医生,暴风集团,B站,小源科技,Live.me,豌豆公主,Soulsense、金山云等“旧金山”企业。

  2007年元旦,在波士顿,IDG合伙人周全请正在美国散心的王峰吃了顿饭。在十年前创业家的《旧金山蝶变》一文中写到,一个月前,他们刚签了投资框架协议,王峰还没有真正下定决心独立创业。

  “你在金山打工十年,已经够了,是时候自己去开创一番事业了!”周全对王峰说。

  早在2006年底,还是金山高级副总裁的王峰就发现,身边的人几乎快走光了。事实上从2005年前后,原金山高管便纷纷离职创业,他们被外界称之为“旧金山(人)”。

  在金山软件这家当时中国最著名的软件公司,王峰从一个普通的市场专员一直做到高级副总裁,这也是他的天花板,因为他面前横亘着过不去的两座山,他的老板:求伯君和雷军。也有国际网游公司邀请他去做中国区负责人,开出了大概400万的年薪。但他觉得,继续给别人打工的话,不过是另一个金山罢了。

  王峰给尚进打电话说:“哥们,我想明白了!”

  尚进是王峰金山的同事,职位比他低,但离开金山更早,也正在考虑创业。听到王峰决定创业,尚进也很激动,“对,不多想了,我们都自己创业吧!”

  2003年金山转型网游后,尚进层作为技术总监,组建了北京烈火工作室,做了《封神榜》。2005年年初上线公测时,在线人数达18万人,在当时市场上排名前五。据说就连史玉柱也常去玩。做完这款产品,尚进就离开了金山。在金山已经6年了,公司还迟迟不能上市,他心里也就有了其他的想法。

  关于创业的方向,王峰隐约感觉有两个:一个是工具软件,一个是游戏。他找冯鑫讨论。冯鑫认为,王峰本质上没那么爱游戏,应该去做软件。但王峰还是选择了游戏,2007年3月创建蓝港在线

  尚进也把决定创业的消息告诉了冯鑫。

  此前,冯鑫一直劝尚进要想清楚:虽然之前的游戏很成功,但这不是你的成功,时因为你背后有大公司,但自己创业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儿。不过,听说尚进下了决心后,冯鑫就鼓励他,“干吧,兄弟,其实创业这事跟过山车似的,有惊无险。现在网游这么火,我就不信你做不成。”

  2007年7月,尚进创建麒麟网,也是游戏方向。2007年之前,中国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只有游戏是清晰的。创业者看到了游戏赚钱的能力,而且腾讯也还没有成为巨头,于是纷纷涌进游戏领域。2007年一年,仅“旧金山”就创建了至少4家游戏公司:刘阳的51wan网,张福茂的游戏谷,王峰的蓝港互动,以及尚进的麒麟网。

  冯鑫离职的更早一些。2005年,冯鑫离开了金山出来创业,一开始就想做软件。他先找到雷军,让雷军把杀毒软件给他做,做一个软件帝国。雷军回答说,我们要做游戏。冯鑫又找周鸿祎,说要做软件。周鸿祎说要做动态搜索干百度。后来,冯鑫觉得自己有时候,说话做事情太傻。

  冯鑫几乎把当时所有的软件英雄都找了一遍,包括联众世界的创始人简晶、鲍岳桥,华军软件园的老板华军,但他们都无心恋战。冯鑫自己算了一下,找人投资要200万元才能开始干,自己20万元其实也能开始干。2005年,冯鑫成立了两家公司,一个是做播放器的酷热影音,一个是做插件的公司。

  到了2007年,冯鑫收购了暴风影音,并将暴风打造成为国内最大的视频播放客户端。

  王峰、冯鑫、尚进是当时“旧金山”的代表。他们大多是在2000年之前、金山只有数十人的时候就已经加入,经历过1998年至2003年在翠宫饭店7层办公的“旧金山翠宫同学会”时代,又在2003年之后他们陆续离开。他们选择的方向大都与金山的业务相关,包括网络游戏、互联网、软件。

  尚进当时也很有信心:“再过一两年可以按照市值算一算,我们这帮人创的企业未必比金山小。”

  再立山头

  2006年6月,冯鑫给方唯打电话:“你知道我正在做播放器,这是浏览器和即时通讯之后最大的平台软件,你现在也没什么事,和我一起干吧!”

  方唯刚刚结束了2年的碟中碟软件公司总经理职务。他与冯鑫是老搭档了。1999年3月,冯鑫刚去金山上班,方唯站在会议室的门口和他握手,说:“欢迎加入金山!”冯鑫还以为他是领导,后来才知道,他只比自己早到一天。

  2007年11月,冯鑫又找了另一位“旧金山”孔毅加盟。孔毅此时已经是“旧金山”里的明星。

  1998年孔毅加入金山,2003年离开,之后在北京朝阳区十里堡租了一间民房,操盘运营幻剑书盟网站,并将这个Alexa排名七八千名的小书站做到500名左右。2006年3月,幻剑书盟被TOM在线以2500万元收购。据说孔毅常常这样邀请老同事们来参观自己的办公室:“来参观一下我成为千万富翁前创业的地方吧!”

  早期的“旧金山”几乎都被孔毅邀请参观过幻剑书盟的办公室。2007年创建51wan网页游戏的金山前市场总监刘阳还记得那里的情景:一间屋子里几张桌子拼在一起,几个人在干活,很艰苦,但精神状态很好。

  一度,“旧金山”几乎占了暴风核心团队的大半,包括金山前技术总监林剑锋、金山前财务总监曲静渊,还有韦婵媛。

  从金山出来的创业者,创业后找“旧金山加盟”几乎成了游戏规则。

  2007年2月,王峰从美国回来,开始寻找合作伙伴。他很有信心,觉得自己能一呼百应。王峰给时任金山网游的运营部副总经理廖明香发了一个短信,问她有没有兴趣一起创业。

  廖明香已经在金山干了8年,一直是王峰的左膀右臂。此时她在金山正处于发展瓶颈期,因此,面对创业的诱惑,即使雷军、求伯君甚至张旋龙都曾出面挽留,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加盟,并很快成了蓝港在线的联合创始人。

  尚进在创业近一年后,也邀请了另一位“旧金山”邢山虎加入。

  邢山虎1998年加入金山,曾是WPS的项目经理,之后离开金山和其他几位伙伴创建了欢乐时代,运营网游《天骄》。但因为和制作方的合作不太愉快,欢乐时代无疾而终。2006年后,他以笔名“说不得大师”写了260万字的畅销奇幻小说《佣兵天下》。

  这批“旧金山”人互相帮忙,形成了一个圈子,共享投资人的信息,也共享资本。比如,邢山虎将《佣兵天下》的网络游戏和网页游戏的改编权分别免费给了王峰的蓝港在线,以及刘阳的51wan,暴风影音则常常是这些网游公司的推广渠道之一。在投资上,一些机构也对“旧金山”偏爱有加,比如IDG,先后投资了冯鑫、王峰、段雨洛等,也是小米的A轮投资者。

  顺势而为

  2007年12月20日,“旧金山”人创业到了最热火朝天的时候,雷军宣布辞去CEO、总裁的职位,只保留副董事长和执行董事之职。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从此也加入了“旧金山”的行列。

  “如果,有一天,你的生命里没有了金山,还有什么可以让你感到快乐的事情?”离职的前两个月,雷军受邀参加《波士堂》。面对主持人最后抛出的这个问题,雷军没有直接回答。他说,自己坚信自己被邀请,是因为金山,因为自己是金山的总裁,而不是因为自己本身。“我希望下次有机会坐在这里,是因为我是雷军。”

  在很多人的眼里,此时的雷军是郁郁寡欢、不得志的失落者。雷军自己也说,那半年,没有一家媒体想要采访他,也没有一个行业会议邀请他参加。“我有的是时间,但没人记得我。我似乎被整个世界遗忘了。”冷酷而现实,人情冷暖忽然间也明澈如镜。

  雷军变得一无所有,但有钱。外界估计,仅2004年卖掉卓越网,就让他获利上亿元。也是那一年,雷军投出了他的第一个天使项目,孙陶然拉卡拉

  离开金山的雷军,选择做了一个投资人,他投了李学凌的YY,投了俞永福加入的UC,还成立了顺为基金。他心里憋着一股劲,想证明自己,即使没有金山,他在别的领域也可以做得很好,比如投资。

  在金山后期,雷军越干越累,什么时候上市就好像压在他身上的一笔债。IPO那天,他读了一封金山员工的信:加入公司8年了,第一年就在传上市,每年都传,传得连自己爸爸都不信公司真的要上市了。

  光准备上市,金山软件准备了8年,而腾讯、百度做到IPO都只用了6年,这让雷军焦虑,甚至有点儿妒忌。

  “我是以勤学苦干出了名的。行业里对我的最多美誉就是’IT劳模’。”雷军说,在金山,他觉得自己很强大,像坦克车一样,逢山开路,过河架桥,披荆斩棘。但一路杀伐,却遍体鳞伤,累得要死。忍不住要想,别人成功咋就那么容易?

  从金山离职后的近3年,雷军几乎天天都在反思。2010年中,他在微博上分享了自己的体会:

  “过去金山的事,鲜有我没有掺和的,二十二岁的金山没有大成,有我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日梦醒才明白:要想大成,光靠勤奋和努力是远远不够的。”

  他得出五点体会:人欲即天理,更现实的人生观;顺势而为,不要做逆天的事情;颠覆创新,用真正的互联网精神重新思考;广结善缘,中国是人情社会;专注,少就是多。

  雷军说三年的反思让自己受益良多,“虽然晚了,但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马云做阿里,好像很快就做成了最大的电商平台。陈天桥搞游戏,也搞成过中国的首富。但金山软件,干了二十多年,期间有那么多历史性的机遇,却没有在对的时间做成对的事情。雷军觉得,关键是,要多一点点运气。

  所谓运气,就是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情,要顺势而为。“金山就像是在盐碱地里种草。为什么不在台风口放风筝呢?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

  他提出了风口论,认为创业要跟随互联网大势。“创业要大成,一定要找到能让猪飞上天的台风口。”

  2010年4月6日,在北京四环的银谷大厦里,雷军和几个伙伴一起喝了碗小米粥,他心里揣了一个大抱负:办一个ten billions company,就是100亿美金的公司。

  小米第一款手机上市的前昔,媒体人张鹏问雷军:为什么做手机?雷军说,想找一件自己喜欢干、能干、也觉得比较大的事情来做。手机就是这个事情。

  到了8月16日发布会的当天,现场播了一个短片,李学凌、傅盛、毕胜等一帮中国互联网的风云人物一起摔掉了手里的苹果手机,高呼:“我们要小米!”

  8年后,雷军实现了当时的梦想。

  好日子

  陈睿曾是金山软件最年轻的事业部总经理,也是猎豹移动的联合创始人。在朋友推荐下,他登陆了下B站,从此一发不可收。退出猎豹之前,他和朋友喝茶,说要去做动漫。对方的看他的表情就好像他出柜了:我认识你多年了都不知道你喜欢动漫。

  2011年,陈睿联系上了B站的创始人徐逸。当时徐逸才22岁,正带着其他三个小伙伴挤在杭州一间租来的民房,运营着B站。这群年轻人甚至都没有注册自己的公司,网站收入主要来自搜索引擎的广告,一个月也就几万块钱,而每个月网站的维护成本超过10万块。

  到了2013年,B站活跃人数已经几千万了,陈睿在百度指数查发现B站是零,也就是说没有一家媒体报道。到了2014年,他忽然发现有一些媒体开始集中报道B站了,原来是一些自己的老朋友进入了各大媒体,向他们的上司极力地推荐了B站。

  “旧金山”们已经创业7、8年,开始迎来了收获的辉煌时刻。

  合并了金山网络的猎豹最先开市,2014年5月8日,在纽交所成功IPO。王峰的蓝港则紧随其后。

  2012年后,蓝港一年连续做了三款游戏,每个月收入都是4000万元的流水。而且,所有的渠道都排着队上门请求王峰给他们分发权。

  王峰觉得,自己运气好,移动游戏时代到了,好日子也到了。

  2014年12月,蓝港在香港上市,加上Pre-IPO,总共募了两亿美元。去香港一路上,王峰就不停的问廖明香:现在觉得我们做到了(IPO)吧,我们做到了没有?他觉得自己可以大干一场了。

  此时的小米,凭借着互联网改造手机产业的独特模式,正在快速奔跑。2014年1月,尚进离开了自己创办的麒麟网,出任小米游戏公司的总经理,如今是小米的副总裁。

  公司成立2周年时,小米手机已经闯进百度手机品牌排行榜前列,米聊也超过了1300万用户。2013年8月,雷军找了包括冯鑫在内的5个“旧金山”人吃饭,他提到,小米要完成一次融资了,估值100亿美元。

  这几个曾跟着雷军一起摸爬滚打的兄弟,当时就震惊了:整个中国过百亿美元市值(估值)的互联网公司两个手都数得过来,小米三年时间居然就做到了100亿美元。

  冯鑫也睡不着了,又去找雷军吃饭。问他,你看我到底哪有问题?为什么我们做半天才做成这样,小米就100亿美金了。

  雷军说了三个点:你找的方向不够大,你得找个人帮你,你对钱认识不深刻。很快,这三个建议又被很多创业者奉为创业宝典。

  冯鑫正处在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上。2012年第一季度,暴风递交了A股上市申请,随之而来的是A股长达两年多的IPO暂停。那是中国证监会有史以来IPO申请暂停最长的一段时间,暴风是从头赶到尾。

  “整整停了两三年,我们不能做任何资本动作,还要保证财务报表,这使我们的投入各方面都束手束脚的。”冯鑫也想过要不要改VIE或者去香港,但无论调到哪个市场,都需要至少一年时间。差不多快等到两年的时候,他心里就发毛了。有一次跟孙陶然聊起来,孙陶然说:“你就一条道跑到黑,你管他呢,别跑来跑去的。”冯鑫想想,觉得对,坚持了下来。

  到了2015年初,停闸两年多的A股开闸了,3月24日,暴风上市,随后迎来40多个涨停。

  当时的冯鑫也带了一些骄傲,“自己感觉就是好日子来了。很多想法没动呢,现在条件具备了,就全部规划了一下。”

  受雷军顺势而为的理念的影响,股价的连续涨停,冯鑫心态难免就有点儿膨胀。他觉得自己能够借力打力,很厉害,经常把“大势”挂在嘴上。并顺势给暴风设想了一个复杂的战略:N421,4是四块屏幕,电脑一块、手机一块、VR一块、客厅一块。N是多种变现方式,比如电商、金融、广告。核心是用数据来做算法,主攻两个内容,一个是影视内容,一个是体育内容。

  “小米的火爆对我的启示还是很大的。”小米用了3年时间,估值突破了500亿美元。在互联网的历史上,冯鑫都不记得还有谁以这么快的速度成长过,BAT好像都是慢慢成长的。而且,雷军是自己曾经熟悉的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突然做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就引起我非常大的思考,最大的思考就是一定要选对的方向,绝不能选错误的方向”。

  坏日子

  蓝港上市后,王峰一心想大干一场。但移动游戏市场已经变得成熟而拥挤,在腾讯、网易面前,2亿美元根本不算什么。数据显示,到了2017年,腾讯网易拿到了游戏市场的七、八成份额,就连曾经的巨头盛大,也被挤到了边缘。

  而随着资本市场的冷淡,A股的走低,曾经以为自己以后不缺钱了的冯鑫也发现,暴风又资金紧张了。

  从2015年末开始,“旧金山”们迎来了新的“艰难时刻”,而小米也没有幸免。

  2015年1月,雷军在自己的微信公号上再次分享了一个好消息:2014年手机销量6112万台,较2013年增长227%,含税销售额743亿元。“在智能手机行业里,我们已经成功登顶中国市场份额第一。”他提出小米手机目标发货量是8000万台到1亿台。

  从这篇公号文章的名字里,人们就能读到雷军藏不住的骄傲:《去别人连梦想都未曾抵达的地方》。

  但到了2015年底,数字变得很难看:小米的销量只有7000万台,未达到预期目标。而到了2016年,全球出货量跌出了前五。负面报道很多,甚至还有评论说,“世界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公司销售下滑后能够成功逆转的,小米前途堪忧。”

  一年多里,那个曾经豪气慢慢的“雷军”公号只更新了寥寥数次,《我要用创新推动变革》,《我在乎的不是第一,是大家的爱》,《我在乎的是小米持续进步》,《2016年开心就好》,《相信和坚持梦想的力量》。

  后来,雷军说,这期间一直在“补课”。

  补课,包括组织结构对标,尊重行业规律,向同行学习。在手机部、供应链、小米网销售团队分别组建专门的参谋规划协调部门,一年里从0开始建立起超过100人的协同团队。到2017年Q2,小米手机出货2316万台,环比增长70%,重返世界前五。雷军激动地表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公司在销量下滑后能够成功逆转的,除了小米,只有小米能够创造这样的奇迹”。

  后来,他们总结小米到底遇到什么困难?找出了三个:小米的第一个困难,是线上市场遭遇恶性竞争。第二个困难,专注线上,但错过了县乡市场的线下换机潮。电商其实只占商品零售总额的10%,到今天为止90%的人买东西还是在线下买,所以小米最痛苦的是如何高效率做线下。第三个困难,高速成长带来的管理挑战。

  雷军觉得,搞清楚遇到的问题。遇到问题的时候,很多人都希望用奇招来逆转,其实这是错的。遇到困难一定是某个基本功出了问题,因此,守正比出奇更重要。只有守正了,立住之后再想奇招怎么胜出。

  2018年3月27日,小米全面屏手机Mix2s发布会上,雷军再次表示:2017,是小米逆势成长的一年,成功扭转了过去几年的颓势,重回舞台中央。

  早在2009年2月,雷军写了一篇著名博客《互联网创业的葵花宝典》,口诀就是“专注、极致、快和口碑”。后来,他重新改写成《用互联网思想武装自己》又发了一遍,提出创业七字诀:专注、极致、口碑、快,又在后面加了一个态度诚意,就是性价比。现在,雷军说的更多的是“厚道”。他说,厚道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新征程

  2018年,“旧金山”再次迎来IPO的高光时刻。

  原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陈睿加盟的哔哩哔哩(简称B站),于3月28日登陆纳斯达克。

  B站从2017年9月启动上市,路演第一阶段,资本市场非常好,投资机构都想进来拿点额度,甚至到了路演午餐会连站票都难求。但从3月下旬开始,受突中美贸易战影响,美国三大股指大幅跳水,预想之中,B站开盘破发,9.8美元。今天,B站股价已经涨13美元,市值约37亿美元。

  2018年5月4日,原金山软件CTO创立的平安好医生,登陆港交所,开盘价报57.30港币,较发行价上涨4.6%。但目前,平安好医生的股价已经回落至45港币,市值约481亿港币。

  而此次小米IPO,无疑是一个新的历史时刻。王峰在朋友圈里说:这一支小米加步枪走出来的超级战队,创造了中国企业史上的奇迹。

  金山上市的那天,雷军曾说,“自己的心情非常的平静”。因为,终于可以不再回答金山什么时候上市这个烂问题了。他像卸下了一个背负已久的债务。

  今天,雷军说:“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心情无比激动!”小米上市首日收盘时公司市值约3750亿港元,折合478亿美元。

  “最好的感恩方式就是继续努力,努力做好产品。”雷军说,这对小米而言,是个全新的开始。他在此前的公开信中提到:相信小米的创业故事将启发和激励更多创业者,“如果100年后人们评价小米,我希望他们认为小米最大的价值并不是卖出了多少设备,赚回了多少利润。而是我们……证明了靠锐意创新的勇气、持之以恒的勤奋、踏踏实实的厚道就能够成功。”

  陈睿此前也在公司内部邮件中说,上市对一家公司来说并非结果,而是新的起点——它意味着B站将向更长远目标迈进。”陈睿说,希望十年之后,所有的人都会记得有一家伟大的公司叫bilibili,没有人会管第一天的股价是什么。

  从历史上看,股价短期内的涨或者跌都代表不了什么。

  暴风曾经连续涨停,如今遭遇困境,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当当网开盘价较发行价大涨86.94%,让李国庆一直耿耿于怀,认为被投行“坑了”,如果价格定高,当当不至于后来卖身。腾讯上市后有段时间股价跌到3港元,但如今腾讯股价已在拆股(1拆5)之后达到400港元左右,市值约5000亿美元。网易股价最低的时候,整整5个月都是0.64美元,但如今股价261美元,市值343亿美元。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他们上市时发行价是多少了。

  最关键的,还是找到一个可以做大、能够做大的赛道,持久的做下去。

  其他“旧金山”们也在变换赛道了。

  春节后,王峰把蓝港CEO的职位转给了自己的老搭档廖明香,自己选择再次创业成立了火星财经,all in进了区块链。“我把自己干掉了。”他说。回过头来看蓝港爆发的2012年,公司已经坚持了7、8年,一直在啃这碗骨头,原来难啃是市场拥挤,现在市场一起来,技术能力在,设计、美术能力在,自然就成了。

  冯鑫也把办公室从13层搬到了6层,面积小了一半,办公桌也小了一半,但却紧挨着暴风TV的产品会议室。“稍微有一点儿后悔的,就是从2015年的3、4月份一直到去年底,没有集中精力做产品,这肯定是错的。”他说,以后自己不会再脱离产品。他计算着,今年暴风TV至少能卖出200万台,到2019年,就能进入盈利状态。

  2018年1月,冯鑫提出ALL For TV。在他看来,暴风的这次转型,就像是之前雷军从金山到小米的改变,从互联网获取用户的方式变成了由硬件获取互联网的方式。

  从暴涨到股价下跌,冯鑫已经完整的感受了一个资本周期。暴风的本质没有变过,只是资本市场一直在大起大落。回过头来想,“妖股”的辉煌,不是暴风本身的辉煌,它只是中国股市上一个短暂的现象和插曲。冯鑫对“自强则万强”也有了新的理解:即使没有人帮你,也能保持增长,没有商榷的余地。

  经历多了,就看得开了。今天如日中天,明年、后年又不知道会怎么样?今天在艰难求生,明年、后年也可能一样是辉煌时刻。

  回到金山上市的那一年。王峰单飞后首次跟雷军见面。他对雷军感慨,人生有几个十年?在自己青年时代最壮丽的时候,一起携手合作,怎会忘却?很多人正是在加入金山后,才接触了互联网,视野变宽了,才有了创业的想法。雷军也曾对创业后的冯鑫这样说道“到了金山你才开始有梦”。

  如今,随着小米完成IPO,或许又有一批年轻人在财富自由后会选择离开公司,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就像当年的雷军和“旧金山”们。一个新的时代又要开始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耍耍网|重庆桑拿网|重庆夜网|重庆按摩|重庆夜生活  

GMT+8, 2018-9-20 20:45 , Processed in 0.09414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cqshuashua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