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黑暗的永远是人性,恐怖片最高境界是细思恐极

2018-5-26 00:06| 发布者: 重庆夜生活| 来自: 重庆桑拿| 查看: 37| 评论: 0

摘要: 对于恐怖片爱好者来说,2018年绝对是丰收的大年了。  《午夜凶铃》、《咒怨》、《鬼来电》、《女高怪谈》、《老师的恩惠》等一大批可以载入史册的日韩恐怖片掀起的狂潮渐行渐远,恐怖片虽然每年产量依然稳定,但佳 ...

对于恐怖片爱好者来说,2018年绝对是丰收的大年了。

  《午夜凶铃》、《咒怨》、《鬼来电》、《女高怪谈》、《老师的恩惠》等一大批可以载入史册的日韩恐怖片掀起的狂潮渐行渐远,恐怖片虽然每年产量依然稳定,但佳作凤毛麟角,再也没有重复十几年前的盛况。而今年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让人依稀看到了恐怖片复兴的希望。

  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记者作为阅遍天下恐怖片20年,早已修炼成心如止水不为任何吓人桥段所动的“老司机”,浅谈一下经典恐怖片是如何炼成的。

  亚洲恐怖片的进化与迷失

  欧美恐怖片的历史算得上相当悠久了,也是恐怖片的开山老祖,不过各种吸血鬼和幽灵混着成吨的血浆,几十年来一次又一次复制着同样的套路时,观众早就不买账了,上世纪90年代末期,日韩恐怖片横空出世,一扫欧美恐怖片的颓势,异军突起。

  从1998年的《午夜凶铃》开始,日韩恐怖片你追我赶,将这种繁荣延续了十几年,从《咒怨》、《富江》、《鬼娃娃花子》、《东瀛鬼咒》、《怪谈新耳袋》到《鬼来电》、《笔仙》、《狐狸阶梯》、《四人餐桌》、《人形师》,简直是你追我赶,短短几年,就在恐怖电影史上确立了不可磨灭的地位,对欧美恐怖片形成了全方位碾压之势。

  日韩恐怖片正式崛起于后工业时代,日本是吃过原子弹的国家,二战后的影视作品多多少少都带着“战争创伤”的影子,而朝鲜半岛长期分裂,首都首尔更是离号称世界最危险军事禁区38线只有区区40公里,上万门火炮近在迟尺,这也让韩国这个民族有着浓厚的悲情意识,非常坚韧,骨子里的悲情和创伤成为日韩恐怖片发展的一个深层基因,“女鬼”、“复仇”、“咒念”几乎是90%日韩恐怖片的核心故事骨架。

  同时,相比欧美恐怖片的简单、粗暴,日韩恐怖片在气氛营造方面有着东亚人天然的细腻,它的分镜、摄像机走位和空镜头都相当讲究,堪称教科书般的示范。

  从2010年之后,东方恐怖片突然间都一蹶不振了,那些小时候很多人被吓到不敢上厕所,不敢睡觉的的恐怖片好像很久没有迭代更新了,日本几乎已经十年没有佳作诞生,韩国在《昆池岩》上映前,十几年也就拿出了一部《釜山行》。

  被欧美市场冲击下的日韩恐怖片逐渐迷失,以《昆池岩》为代表,纷纷走伪纪录片形式,向欧美风格靠拢,从《釜山行》开始,不论是音乐还是套路,都是好莱坞式的框架,自己的印记越来越模糊,别人的记号越来越明显。

  要知道,日韩的恐怖片是有文化符号的,是有特定模板的,一味的变革和突破,丢掉了自己的特色并不是好事。

  就在日韩恐怖片颓废不止之际,前几年在东方恐怖电影市场却出现了一股新生力量:泰国恐怖片。相比日韩女鬼复仇的套路,泰国恐怖片的新奇之处在于剧情的不可预料性。将佛理融入剧情,隐喻了对“贪、嗔、痴”三种执念业报的泰国恐怖片,通过不一样的恐怖类型、剧情结构、表现手法和拍摄场景,让人耳目一新,《鬼妻》、《催命符》、《厉鬼将映》、《鬼宿舍》、《鬼肢解》等都相当经典,算是为亚洲恐怖片又扳回一城。

  说完日韩和泰国,在亚洲乃至世界恐怖片史上,还有一朵奇葩存在:中国恐怖片。由于审查限制,很多题材无法触及,加上在电影院上映的恐怖片禁止有“鬼”存在,所以中国恐怖片在靠低劣的音效和一惊一乍吓人外,最后的结局也基本只能用心理疾病、复仇装鬼、梦游杀人这些来圆场,整个故事都是幼稚和漏洞百出的。

  从《孤岛惊魂》、《恐怖旅馆》、《少女灵异日记》到《朝外81号》、《怨灵人偶》、《诡替身》,豆瓣评分几乎都在4分以下,为观众贡献吐槽素材,这也许是国产恐怖片最大的功绩了。

  欧美恐怖片的复兴之路

  当然,在恐怖片的历史上,欧美恐怖片依然是绝对的王者,相比日韩泰的剑走偏锋,将一类风格拍到极致,欧美恐怖片的类型之广、佳作之多,值得大书特书。

  整体看,血腥和变态类是欧美恐怖片的主流,以《德州电锯杀人狂》、《电锯惊魂》、《致命弯道》系列、《隔山有眼》、《人皮客栈》为代表,变态、变异人、精神障碍病人是主角,通过制造血腥和残忍,来揭露人性丑恶,这一直是欧美恐怖片最擅长的风格。

  在血腥之外,欧美恐怖片还发展成了一个新的类别,融恐怖和烧脑为一体,情节紧凑,逻辑严谨,细节较多,结局让人惊讶,很多时候需要看2遍以上才能看懂,《恐怖游轮》、《万能钥匙》、《小岛惊魂》、《孤儿怨》、《禁闭岛》、《致命ID》、《灵异第六感》等等都是相当著名的杰作,这一类是欧美恐怖电影的精髓,也是记者近年来最喜欢的一种恐怖片类型。

  此外,近年来欧美恐怖片也在不断借鉴日韩恐怖片的精髓,出现了一类融合东方恐怖元素,想象丰富,兼具两者优点的作品。这里面不得不提一个导演:温子仁,作为一位出生于马来西亚,在澳洲长大的导演,温子仁兼具了东方人的细腻和欧美人的思维,像是《死寂》、《潜伏》、《招魂》,温子仁把恐惧更多地转向精神上的折磨和氛围的营造,把东方神秘异域文化和欧式恐怖的巧妙结合,创作出了风格鲜明而独特的作品。

  就在亚洲恐怖片深陷泥沼,举步不前的当下,欧美恐怖片这两年却一扫颓势,呈现出积极的复苏信号。去年,小成本恐怖电影《忌日快乐》就多次登顶北美周末票房榜,《逃出绝命镇》在网上也是好评如潮,《小丑回魂》位居北美年度票房榜第五,在二十一世纪前17年,这也是恐怖片第一次收获到这样的好成绩。

  今年,欧美恐怖片更是一口气推出了数十部新片,从目前已经上映的几部作品看,质量水准整体还是在线的,其实,恐怖片一直有着电影市场晴雨表的别称,《纽约时报》就曾说过恐怖片是好莱坞所有商业类型片里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在所有类型里仅次于纪录片,光在美国就能收获平均6倍投资的回报,此前,美国影史上回报率最高的10部电影里有5部是恐怖片。

  因此,很多时候,恐怖片的复兴和大卖是电影整体市场颓势的一个缩影,优秀恐怖片扎堆对观众来说是喜大普奔的好事,对于电影业来说并非一个喜讯,某种意义上甚至是一次警钟。当片方纷纷转投恐怖片这种风险最小,收益却可能最大的保险创作模式去“以小博大”时,就说明电影市场已经有问题了。

  和现实挂钩的恐怖片,永远最吓人

  事实上,恐怖片是相当难拍的一类电影,以记者看过的500多部恐怖片中,烂片至少在400部以上。恐怖效果的营造需要情节、人物、声音、场景和造型的有机配合,缺一不可,有一项玩砸了整部片就崩塌了。首先,情节必须是基于我们身边经常发生的事进行创作,否则就缺乏代入感,观众看着没共鸣。气氛还得拍的压抑、循序渐进。鬼怪造型又要设计的恰到好处,不能尽情的发挥想象力,要不设计的跟哥斯拉一样岂不是成了科幻片?

  因此,优秀的恐怖片其实相当考验导演功力。我们回归到恐怖片本身,究竟什么样的电影才能是恐怖的极致,以记者阅片无数的经典看,恐怖片的最高境界其实是——细思恐极。

真正优秀的恐怖片肯定不会拘泥于血腥暴力或肢体横飞,更多的是呈现出一种从心里到身体的不同层面的恐怖营造,并不只是从感官上刺激观众,而是在观影之余带来深深的思考

  就像近期被大家热捧的《昆池岩》,就恐怖桥段本身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创新,伪纪录片形式也早就被大家用烂了,它能脱颖而出还是得益于对于现实的讽刺和观照。

  说实话,记者晚上独自在家看了两遍《昆池岩》都不觉得可怕,那些早就被各种恐怖片玩烂了桥段早就对记者没有任何杀伤力了,但仔细看了很多背景分析和历史介绍后,内心却隐隐升起一股寒意,任何厉鬼其实都没有人性的凶残、贪婪可怕。

  处处隐喻朴正熙时代的昆池岩精神病院其实一直在暗示这里曾经是集权军政府时代关押政治犯,惨无人道进行活体实验和肉体迫害的人间地狱,和政府走得很近的院长,其实是罪恶的帮凶,这群惨死的病人,造型和打乒乓球姿势也高度模仿朴槿惠的院长,很难让人不产生联想,再想想近期很多韩国网友煞有介事地分析,“世越号”遇难者是献给朴槿惠的精神导师崔泰民的活祭,真的有点让人脊背发凉了。

  作为一个有20年资历的恐怖片“老司机”,阅遍天下恐怖片之后总结出一个道理:和现实挂钩的恐怖片永远是最吓人的,那些废弃的深宅大院,偏僻的荒山野岭,里面无论发生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大家都能接受,因为和现实生活有很大距离。

  只有那些借着恐怖的外衣,去映照现实,揭露人性的恐怖片才能称之为上品,即使你熟悉了那些吓人的套路,回头去看,依然能感觉到心底升起的丝丝凉意。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耍耍网|重庆桑拿网|重庆夜网|重庆按摩|重庆夜生活  

GMT+8, 2018-10-21 16:40 , Processed in 0.09113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cqshuashua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